当前位置 : 首页  图书 正文

一个戴灰帽子的人简介读后感,经典语录书评

2019-10-16 14:38 来源:京东 作者:京东
书评
一个戴灰帽子的人
暂无报价
700+评论 98%好评
编辑推荐:

  ◆在特赦战犯时被摘掉“右派帽子”,我得以侥幸回城
  ◆从“人还在,心不死”到一个苟活者的随波逐流
  ◆主食、副食都不够吃了,小官僚们却在一旁大吃大喝
  ◆戴着枷锁跳舞,职务写作也劳而无功
  ◆他在朝鲜战场上获得的军功章,塞了别人的牙缝
  ◆幸存在历史的夹缝里,却常忘了自己的政治身份
  ◆一九六五年初冬的晋西南之行,给我的“前文革时代”画了句号
  主要观点:
  每个人的经验都是独特的,值得让别人知道。
  ——米洛凡·德热拉斯
  哀莫大于心不死。
  ——聂绀弩
  ……彼得堡街上的人像鱼,像鱼一样来往在昏暗的灯光下。
  这里不也是吗?在这个城市里,我们就像无数的直立的鱼一样,在抽干了水的沟里走来走去——可没有彼得堡人那样懂得痛苦啊!
  ——袁水拍
  我们曾经被欺骗,我们也曾经互相欺骗。我们不能再欺骗后人了。
  ——邵燕祥
  作为那么多非正常死亡人群中幸存的生者,什么时候想起来,都感到无地自容。当读者读到书中描述的各样人包括作者的言行、心理和生活琐事时,不要忘记所有这一切是在一个什么样的时代,什么样的地域发生的,从而对其中的曲直、真伪、善恶、美丑做出自己的判断。
  ——邵燕祥

内容简介:

  这部《一个戴灰帽子的人》忆述的,是一九六○至一九六五年间的一段生活、工作经历,是邵燕祥人生之路的一个横截面。这几年,经过了反右、大跃进、反右倾、大饥荒以后,处在“文革”爆发之前,似乎是一个相对稳定的时期,但是社会政治风云依然鼓荡翻卷,暗流汹涌,“树欲静而风不止”。
  虽然沾了特赦战犯的光,邵燕祥先生被摘掉了“右派分子”那顶沉重地压在头顶上的“黑帽子”,但特有的政治烙印迫使他不得不继续“夹着尾巴做人”。这到底是怎样一种苦境呢?他的心情、心态、心境究竟如何?他历经了怎样的内心挣扎?他如何才能在准良民贱民的地位,获得一种生活的平静、精神的安宁而不至于心理失衡呢?
  头上扣着的帽子变成了灰色。此种特殊生存状态、精神状态,邵先生一言以蔽之曰“苟活”。当然,这不过是现在的看法,当时则并非作如是观。

作者简介:

  邵燕祥,诗人。1958年初被错划为右派,1979年1月改正。


  主要著作有:
  诗集
  《到远方去》
  《在远方》(其中《我召唤青青的小树林》被选入预备年级23课)
  《迟开的花》
  《歌唱北京城》
  《邵燕祥抒情长诗集》


  散文集
  《教科书外看历史》
  《大题小做集》
  《热话冷说集》
  《邵燕祥文抄》


  纪实文学
  《沉船》
  《人生败笔》

目录:

序言

自序

第一章 一九六○年

在特赦战犯时被摘掉“右派帽子”,我得以侥幸回城

从“人还在,心不死”到一个苟活者的随波逐流

老艺人信任的朋友,宣传机器上的“螺丝钉”

老相声“四大本”,构成了“大搞封资修”的罪状

主食、副食都不够吃了,小官僚们却在一旁大吃大喝

那么多人,主要是农民,替我们死于饥饿

 

第二章 一九六一年

我们将成为爸爸妈妈,我母亲将要当奶奶了

不问民间疾苦,一心还只想写作

戴着枷锁跳舞,职务写作也劳而无功

两条车道沟里的鲋鱼:我和吴小如恢复联系

他在朝鲜战场上获得的军功章,塞了别人的牙缝

幸存在历史的夹缝里,却常忘了自己的政治身份

从“你算老几”到“脱帽加冕”

妹妹大学毕业能自食其力,父亲就退休了

跟图尔逊合作译写《十二木卡姆》唱词

插叙两位没没无闻的人,那时代也还有纯属个人的不幸

“历史将宣判我无罪”:自以为和卡斯特罗的心相通

中苏交恶,邻居沙安之处境变得尴尬

居民小组长:息事宁人,还是无事生非

 

第三章 一九六二年

早春似有解冻的消息,但麻木的我已不动心

以文字表达为生命的需要,落入文网乃是宿命

从古装的唱词到洋装的话剧

内蒙古和江南之行:历史与现实疑真疑幻

开排,停排,复排:《叶尔绍夫兄弟》一波三折

刚过了大饥荒,又“整社”不准“开小片荒”了

 

第四章 一九六三年

被批“烦琐的家务事和卑微的儿女情相结合”

预防政变,丁莱夫将军奉命进驻广播局

《叶尔绍夫兄弟》“内部演出”,我却高兴不起来了

改编“阶级斗争”剧本,远不如亲身挨斗感受深刻

难得一上五台山,跟年轻气象员聚会高山站

对反修波及国内毫无精神准备,还在吟咏“怒书原不作哀音”

半个世纪后暮年回首,检点自己过去的足迹

初到重庆:山水市井间徘徊,川剧里沉湎,历史中遐思

 

第五章 一九六四年

告别山城下三峡,武汉是旧游之地

李燕、纪维时等的离京,背后有一个“大举措”

南下温暖的广州,却接到父亲病危的急电

写“反右派”剧本。“小整风”挨整。又获“优秀剧目”奖状……

剧团巡演的总结,变成了涉及男女关系的批判会

回忆去沈阳看话剧汇演,却像重读了多卷人生的大书

中国爆炸原子弹。赫鲁晓夫下台。我们下乡“四清”

 

第六章 一九六五年

苦难的中原大地:西宋庄比土改前的甘肃农村还穷

一穷二白的小村庄,到哪儿找“走资派”的“资本主义道路”?

谢天谢地,这个村庄搞了半年“四清”,没死一个人

摘掉郑某的地主帽子,三户错划富农改定为富裕中农

多年后泛滥的大吃大喝、公费旅游,几十年前只是规模较小

对官僚主义和特权问题再思考,但没读懂德热拉斯《新阶级》

一九六五年初冬的晋西南之行,给我的“前文革时代”画了句号

 

不算尾声的尾声


热门推荐文章
品类齐全,轻松购物 多仓直发,极速配送 正品行货,精致服务 天天低价,畅选无忧
购物指南
购物流程
会员介绍
生活旅行/团购
常见问题
大家电
联系客服
配送方式
上门自提
211限时达
配送服务查询
配送费收取标准
海外配送
支付方式
货到付款
在线支付
分期付款
邮局汇款
公司转账
售后服务
售后政策
价格保护
退款说明
返修/退换货
取消订单
特色服务
夺宝岛
DIY装机
延保服务
京东E卡
京东通信
京东J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