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生活 正文

留学美国很焦虑?思维比分数更重要。

2018-12-05 13:57 来源: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作者: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America: such a beautiful disease.

【打牌与留学?】

谈起留学,大家总能想到胡适先生和季羡林先生的“打牌日记”。民国大师们的留学日记,算不上劣迹斑斑,倒也是精彩纷呈。

比如胡适先生1911年7月的日记:

“暑期学校第一日,化学。打牌。”

“上课,打牌。”

“无事。打牌。天稍稍凉矣。”

季羡林先生也好不到哪里去:

“今天是旧历初一,早晨起来上供,接着打牌,一打打了一天,糊里糊涂的。”

“依旧在家打牌。因为晚上睡得太晚,几天精神坏极。”

季羡林先生的留学生活我们没来得及细细考证,胡适先生倒还算熟悉其生平及思想。胡适之上的是暑校,打牌什么的自然也是情有可原,比如勇士,也战斗,也休息,也饮食,自然也打牌,更扎心的是适之先生7月17日的日记:

“上课,化学试卷竟得百分,真出意外。读拉丁文。”

打牌也考满分???

后来我们托在美国的朋友考证了一下胡适先生的康奈尔留学日记,发现打牌只不过零零散散地出现在暑校注册时候短暂的假期。从整本日记来看,胡适先生比现在的留学生过得要精彩不少:出门交游、跳舞、读书、讨论与争辩,充满了魅力和想法。日记里面指涉的书目,更不是当代留学生可以企及的,至少我们不晓得如今还有谁会读完莎士比亚全集和《诗经》。

(我们知道《围城》党们要拿方鸿渐、曹元朗之类的说事了,说这只不过是吹吹牛皮,但若真像褚慎明那般可以和罗素“伯蒂相称”,那这牛吹得也不亏)①

美国思维

【留学焦虑 从何而来?】

我们在英国的时候(这个口气真像《围城》里:“兄弟我当年在英国的时候”)偶尔也会感到焦虑和不安,不仅要面对庞大的阅读任务,还得兼顾自己的生活和交际,也算是交了一些国际友人,但有时依旧觉得和外国朋友们的交流障碍颇多。

倒不全是语言上的问题,首先,欧洲人的生活方式就不是那么容易适应的:少有中国人能像苏格兰人那样大口大口地灌威士忌吧?而且,除了生活习惯差异,思维习惯上也得克服“和稀泥”的中式思维定式。日常吃完晚饭之后,公寓里的朋友们可能到公共休息区喝杯茶,茶歇闲聊时我们一般不会谈弗吉尼亚•伍尔芙之类的学术问题。但每当我大谈要辩证地看待问题,每件事都有好有坏时,外国同学们就会提醒我:

“Hey man! Be sharp!”

“SHARP?”

后来我们向一位美国朋友求教,他说sharp就是要试着take a side,清楚明白地表明自己的思辨立场。想想也是,在一个连你看什么报纸杂志都能反映思想倾向的国家,sharpness还真是挺重要的。

从美国朋友的话里,我还听出了一种弦外之音:作为中国留学生,你们能否真正融入美国社会呢?

有的人是因为语言就不过关,但更多人是因生活及思维上的差异而无法融入。前段时间,就有一位中国留学生在宿舍自杀,然而她在Facebook上给人的印象一直都是阳光积极的,其父母和周围的人都大惑不解。留学所引发的孤独及焦虑,已成为了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生活不仅仅是实验室和沃尔特•惠特曼(Walter Whitman)之类的“诗和远方”,也有啤酒与派对这样眼前的苟且,更有sharpness此类的思维方式挑战。

美国思维

【留学焦虑 不存在的!】

据报道,由于无法融入美国校园、无法适应美国高校的培养方式,每年约8000名中国留学生被美国大学退学;而在常春藤盟校,25%中国学生无法完成学业。期待美国社会来适应中国学生显然是痴人说梦,于是这次轮到美国教育者们大声疾呼:“救救孩子!”

痛心于中国留学生的挣扎,托马斯•米斯科教授专门为中国学生撰写了《留学美国之路:你的思维比分数重要》一书。他希望为中国学生全面解读留学美国的正确姿势,帮助他们充分发挥自己的潜力。米斯科教授目前任教于迈阿密大学社会研究教育学部,其长期在中国的教育考察经历,更是让他成了美国教育界的“中国通”。

美国思维

比起美剧和语言,我国留学生对于美国教育的经典及理念,如果算不上是一无所知,也得说是知之甚少。试问有多少人阅读过约翰.杜威(John Dewey)的Experience and Education呢?这样的书籍,别提被高考和语言考试给折磨甚久的本科留学生,就算是相关专业背景的大学生也不一定会涉猎。

但是,如果我们连美国教育的基本理念、基本制度以及文化状况都全无概念,又何谈适应这样一个与国内迥然不同的教育环境呢?

米斯科教授想要为我们解决的就是这个问题,他在书中深入地为我们破解高校排名的魔障,并全面介绍了美国高校学术及非学术传统,更解读了深入美国意识形态的实用主义、自由以及反思性思维对留学生的挑战。

在第八和第九章中,米斯科教授介绍了什么是审议(deliberation),什么样的问题需要进行审议,而这就涉及到前文提及的sharpness。面对问题,我们要慎重权衡、仔细思考,但也要明确自己的立场,并且要把控好自己坚持的观点对集体讨论的方向及深度的影响。这才是真正的sharpness,而非傲慢与偏见,亦非“和稀泥”。

米斯科教授在书中引用最多的就是胡适的老师,教育学家、实用主义哲学家约翰•杜威的文字。

美国思维

杜威的思想极大地影响了美国教育: “经历源自于两种原则的交汇——延续与互动。延续是指一个人所有的或好或坏的任何经历对未来的影响。而互动则指向环境对人的塑造作用。或然曰,每个人的经历是过往和当下经历交织而成的。”②

如果说国内的经历构成了中国留学生的过往,那么留美生活就是当下的经历。二者只有共容,互动,甚至相互启迪才能能真正促进一个人的成长。语言能力上的不足,通过交流吸纳、勤奋积累,总是能克服的。米斯科教授所指涉的这些刻写在文化及思维层面上的差异,才是真正决定留学生活质量的隐形因素。

美国思维

美国高校的传统和特色是由学术传统及非学术传统二者共同构成的,而真正的“国际范”贵在对两者审慎的平衡和把握,既不沉迷于纸醉金迷的“美式”生活,也不在实验室和书本之中迷失生活的真实。

要真正适应美国校园和美式文化,甚至成为真正的美国通,就得了解美国的历史传统、文化性格以及伦理追求,从而完成与新环境的磨合,让自己成为一个富有底蕴的人,这种气质源于思想包容,更源于文化理解。

本书的翻译质量亦可称佳品,译者一丝不苟地将米斯科教授的原意贴切地传达给了每一个读者。原文控还可以翻到译文之后,直接阅读教授精细而生动有趣的文字,实际体验一下美国大学的课堂阅读与学术英语难度。从提升自己的英文写作水平的角度来说,这也是一本值得阅读、学习、对照与借鉴的书。

最后,引胡适先生留给康奈尔大学校友们的话与将奔赴大洋彼岸的留学生们共勉:“昨日种种,皆成今我,切莫思量,更莫哀,从今往后,怎么收获,怎么栽。”(果然是杜威的学生啊!)

注①.伯蒂(Bertie)相称, Bertrand Russell, 如果表示亲切自然是称呼为Bertie了,这个梗是在《围城》之中方鸿渐、褚慎明、赵辛楣等人吃的那席饭里的妙语。

注②.John Dewey: “Experience arises from the interaction of two principles — continuity and interaction. Continuity is that each experience a person has will influence his/her future, for better or for worse. Interaction refers to the situational influence on one's experience. In other words, one's present experience is a function of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one's past experiences and the present situation.”

以上内容均来源网络,均系原作者观点及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京东删除,内容仅供参考,不代表京东立场,感谢您对京东的支持,祝您购物愉快!

热门推荐文章
暂无数据
品类齐全,轻松购物 多仓直发,极速配送 正品行货,精致服务 天天低价,畅选无忧
购物指南
购物流程
会员介绍
生活旅行/团购
常见问题
大家电
联系客服
配送方式
上门自提
211限时达
配送服务查询
配送费收取标准
海外配送
支付方式
货到付款
在线支付
分期付款
邮局汇款
公司转账
售后服务
售后政策
价格保护
退款说明
返修/退换货
取消订单
特色服务
夺宝岛
DIY装机
延保服务
京东E卡
京东通信
京东J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