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品牌故事 正文

江诗丹顿260年的兴衰起伏

2017-11-08 10:16 来源:网络 作者:网络
2015年,对于腕表品牌江诗丹顿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年份。因为这一年是品牌创立以来的第260个年头,一个需要纪念的整数年。

然而时间拨回到60年前的1955年,江诗丹顿当时正准备纪念的却是170周年。直到一张古老的“师徒契约”意外出现,才让品牌临时改变计划,转而庆祝更具纪念意义的200周年,品牌创立年份也因此向上追溯到1755年。
这张神秘的契约是名为Jean-Marc Vacheron的钟表师与名为Esaie Hetier的少年,于1755年在日内瓦签订的学徒契约。签订学徒契约在当时的日内瓦可是一件很重要的大事情,它代表了钟表师的身份和地位被认可、被尊重。
这张契约不仅让品牌的历史增加了30年,也使得原本被认定是江诗丹顿品牌创始人的Abraham Vacheron,被其父亲Jean-Marc Vacheron所取代。
这是江诗丹顿历史上一段有趣的小故事,很少被品牌提及,却是品牌命运多舛的真实写照。江诗丹顿260年的历史,并不连贯如一,如同大历史的波折反复一样,江诗丹顿也经历了多次的颠沛流离,甚至品牌曾经差点消失在历史的尘埃里。
下面我们就来讲一讲江诗丹顿这260年的起起伏伏的故事。
十八世纪初的瑞士不是单一民族的统一国家,而是由临近的法兰西、德意志、意大利的新教徒避难迁居而构成。其实当时也没有统一的德意志和意大利,都还是些公国城邦,瑞士也是许多个公国同在,没有今日的联邦政府。
这样的历史背景下,Jean-Marc Vacheron所处时代的钟表匠人们可以在欧洲大陆的法语区,德语区,意大利语区自由穿行,把自己的作品卖给各国王公贵族。Vacheron家的钟表作坊生意还不错。
可到了十八世纪下半叶,欧洲大陆的局势动荡起来,特别是法国大革命和后来的拿破仑全面战争,使欧洲传统的皇室贵族衰落,严重影响了钟表匠们的生意。Abraham Vacheron执掌江诗丹顿的时期就是这样的困难。
好在政局不稳的年代,以蒸汽机为开端的工业技术革命带来了红利:在皇亲贵族之外,诞生了庞大的资产阶级,为钟表这门奢侈品生意带来了另一个市场。
Abraham Vacheron的儿子在十九世纪初接管了家族事业,他需要经常到法国和意大利各地去推销自家的产品。为了这种跨国经营能持续,他找来商人出身的Francios Constantin帮自己操持这项跨国业务。
于是1819年,Francios Constantin以合伙人身份加入Vacheron家族的制表工坊,工坊的名字正式更名为Vacheron & Constantin,江诗丹顿的品牌名称也正式确立,直到今天。
Francios Constantin是个不错的生意伙伴,从加入江诗丹顿到去世前的三十年里,他几乎一直在世界各地奔波,为江诗丹顿开拓出更宽广的国际市场。江诗丹顿的钟表作品在十九世纪上半叶,就陆续出现在了中国、印度、俄罗斯以及美国的市场上。
美国这个新兴国家在南北战争结束后,经济大步发展,资产阶级快速成长,很快成为瑞士钟表的第一大出口地,给瑞士的钟表匠们带来了丰厚的收入。江诗丹顿也享用到了这一时期的红利。可后来美国人制作的钟表开始抢夺瑞士人的生意,让瑞表出口迅速萎缩,然而这还不算是最要命的。
一战后世界格局重新构建的十年里,江诗丹顿在Francious Constantin 的后人Charles Constantin手上过了一段不错的好日子,高级腕表的品牌形象在各国政要以及皇室那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个时期也留下了不少精品之作。
到了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末,起源于美国的经济大萧条,迅速蔓延至整个西方世界,工厂停工,工人失业,粮食过剩,农民弃耕……人类经济活动陷入了恐怖的恶性循环。大萧条摧毁了全世界的经济,也几乎摧毁了瑞士钟表业,重创不亚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石英危机”。
一些钟表品牌彻底关张;一些则是抱团取暖,如欧米茄和天梭组建了SSIH;百达翡丽也在这个时期从创始人手里易主;而江诗丹顿的品牌差点消失了!
作为奢侈品的钟表生意在这段吃穿都困难的时期,显而易见是个一无是处的营生。Charles Constantin一开始还组织钟表工人维护厂房设备来打发时间,可是到了1933年,无事可做的钟表工人只能全部停工。
经济大萧条还给第二次世界大战埋下了导火索。德国在希特勒的强人统治下,转移民众对经济萧条的注意力,叫嚣着要收复失地,重振国威,报一战失败之仇。战争乌云再次笼罩整个欧洲大陆。而此时的Charles Constantin已经近乎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对于重振江诗丹顿毫无办法。
在1935年整理的准备纪念品牌150周年的小册子里,Charles Constantin无奈的写道:“虽然前途充满希望,但现在缺钱的问题马上就得解决…麻烦的是我找不到方法。”
到了1938年,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接洽和讨价还价后,Charles Constantin最后选择把江诗丹顿大部分股权卖给了另一钟表品牌——积家!与欧米茄和天梭组建SSIH抱团取暖有所不同,江诗丹顿是经营不下去而被积家收购了!
这是江诗丹顿历史上变革最大的一次,收购协议要求江诗丹顿此后必须只能使用积家的机芯和零件,断绝与其他厂商以往的合作;积家还要向江诗丹顿派驻管理团队。不过江诗丹顿的品牌价值总算被积家所看重,最后选择保留,采取了一个企业、两个品牌的战略。
江诗丹顿品牌有惊无险地逃过了历史的吞噬旋窝,没有消失在历史的尘埃里,最终赶上了滚滚向前的历史车轮。
积家向江诗丹顿输出管理团队中的Georges Ketterer也是积家的股东之一,在随后的1940年,他收购了 Constantin家族的股份,成为了江诗丹顿的最大股东;创始人家族从此退出了江诗丹顿,与品牌再无瓜葛。江诗丹顿在这一变革中,其实已经失去了历史。虽然品牌得以保留,但是作为机械表核心的机芯只能使用他人的产品,自己的传统积累就算断了;再加上创始人家族的离开,使得无形的品牌精神也发生了变化。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江诗丹顿其实是Georges Ketterer的江诗丹顿。
Georges Ketterer是个时运颇佳的人,在江诗丹顿最困难的时候获得品牌,不久就赶上了二战后的经济复苏。在美国的帮助下,欧洲快速重建,欧美的经济在战后的二十年间快速发展,中产阶级消费需求的增加拉动了瑞士机械表的增长。江诗丹顿重新获得了市场声誉和不菲的收入。
现今各大拍卖行出现的古董表中,很大一部分都是Georges Ketterer那个时代的产品,江诗丹顿品牌名气和地位也主要来自这二三十年的贡献。
在Georges Ketterer去世以后,他的后人似乎对经营钟表品牌并没有什么兴趣,先是在1980年把积家的大部分股权卖给了一家德国公司;到了1987年又把江诗丹顿的股权卖给了来自阿拉伯世界的主权投资基金。
就这样,江诗丹顿在阿拉伯投资人手里徜徉了十年以后,1996年被历峰相中,收入囊中。巧合的是,四年以后历峰又将积家也收购回来,江诗丹顿和积家还真是缘分不浅,在时隔多年以后又在一起了。
不过此时,江诗丹顿不须再使用积家的机芯和零件了。因为历峰老板小鲁伯特对江诗丹顿品牌宠爱备至,于1998年为江诗丹顿购买了位于瑞士制表圣地汝拉山谷的机芯工厂HDG,并将其更名为VCVJ,专为江诗丹顿研发和制造机芯。
故事说到这里,我们再看今天处在历峰旗下的江诗丹顿,它也是另一个再造的品牌了,是小鲁伯特的江诗丹顿!与Vacheron 家族、Constantin家族和Ketterer家族的江诗丹顿相同的。

热门推荐文章
品类齐全,轻松购物 多仓直发,极速配送 正品行货,精致服务 天天低价,畅选无忧
购物指南
购物流程
会员介绍
生活旅行/团购
常见问题
大家电
联系客服
配送方式
上门自提
211限时达
配送服务查询
配送费收取标准
海外配送
支付方式
货到付款
在线支付
分期付款
邮局汇款
公司转账
售后服务
售后政策
价格保护
退款说明
返修/退换货
取消订单
特色服务
夺宝岛
DIY装机
延保服务
京东E卡
京东通信
京东J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