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母婴知识 正文

温暖250公里 老师为癌症女孩进行病床答辩_社会公益

2018-09-06 19:48 来源:网络 作者:网络
和所有2008级的毕业生一样,她完成了大学生涯中最后一份作业——毕业答辩。可是,由于罹患尤文肉瘤,冯建梅的论文答辩是躺在东台老家的病床上完成的。

 

  和所有2008级的毕业生一样,她完成了大学生涯中最后一份作业——毕业答辩。可是,由于罹患尤文肉瘤,冯建梅的论文答辩是躺在东台老家的病床上完成的。6月9日,南京中医药大学的3名老师受院领导的委托,驱车250多公里来到冯建梅的家中,为她举行了一场特殊的论文答辩会。陪伴她的除了病痛,还有3位老师与2位班级同学所带来的来自网络与现实社会的关怀。

病床

温暖250公里 老师为癌症女孩举行病床答辩

  一个笑对病魔的女孩

  爱笑的女孩罹患癌症

  “一开始还是挺痛苦的,后来自己慢慢调节,也就看开了。”

  冯建梅给记者的第一印象是她很爱笑。虽然久躺病榻,但这并没有磨掉她骨子里的乐观向上。“其实一开始还是挺痛苦的,后来自己慢慢调节,也就看开了。”现在说起确诊时的心情,冯建梅显得很是风轻云淡,一副“过去了就不要提了”的样子。

  冯建梅告诉记者,初现征兆是在2010年的下半年。当时她感觉下身有点肿,鼓起来了,但又不痛不痒,没别的什么感觉,也就没当回事。没想到了2011年过年的时候,她开始觉得有点疼了,便去老家医院看病。一番检查后,医生就给她开了治疗骨头跌打损伤的药。

  确诊是在2011年4月。回学校后,冯建梅觉得疼得厉害了,班主任张小聪觉得情况不妙,带着她去省人民医院检查,这才确诊是尤文肉瘤。“当初拿到化验单,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都不知道怎么回的学校。打电话告诉妈妈我的病情,我一直哽咽着说不下去,妈妈也在电话那头哭。”

  冯建梅的父母都是普通的农民,父亲在外打工,母亲在家务农,家境贫困。从发病开始,整个治疗过程已经花费很多,家里欠债38万多元,脆弱的家庭难以支撑高额的医疗费用。

  在化疗的痛苦中坚持学业

  “当初是憧憬地走进校园,现在要完美地告别学校。”

  虽然身患重病,但这并没有影响到冯建梅的学业,她坚持完成了自己的大学课程,修满了所有的学分。“就是想为我的大学生活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当初是憧憬地走进校园,现在要完美地告别学校。”她笑着说道。

  由于肿瘤靠近中枢神经,做手术的风险很大,冯建梅只能接受化疗。而医院对她用药的剂量较大,以至于她承受的痛苦比其他的病人多。“每次化疗完,感觉就像要了一次命。之后的一周吃不下东西,一直都在吐,简直就是不把胆汁吐尽不罢休。”即便化疗如此痛苦,她还是坚持边化疗边上课。2011年的下半年,她就在化疗-上课-化疗-上课中度过。

  今年春节过后,冯建梅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已经无法起床活动。大四的下学期已经没有多少课程了,她就放心地转回家休养。躺在床上,她开始琢磨怎么完成她的毕业论文了。

  同学说她乐观又坚强

  “我们平常有时候短信、电话沟通,她只会说瘦了一点,有点痛。”

  “乐观”“坚强”几乎是所有认识冯建梅的人对她的评价。平常和她关系要好的朱姗姗同学在冯建梅答辩时,也随着老师一起来到了她家里。“还没下车我和另一位同学就开始问叔叔阿姨‘建梅在哪儿’,一听说在房间里,我们俩立马就下车奔过去。”朱姗姗说,建梅就躺在堂屋靠近门口的地方,一进门就见到她,却感觉已经认不出来。“前一晚上建梅给我打过电话,特别高兴第二天能见到我们,漫不经心地说起自己瘦了一点,我也没在意,亲眼见到时真感觉心疼。因为吃不了多少东西,她瘦得都只剩骨头了。”

  在论文答辩之前,三个姑娘凑在一起,叽叽喳喳开了好一段时间的“小会”。“就像是回到以前一样,我们一起说说八卦、聊聊烦心事,说一说彼此的近况。”朱姗姗说,建梅说起自己的伤痛永远都是风轻云淡地一笔带过,丝毫都不想影响到其他人。“我们平常有时候短信、电话沟通,她只会说瘦了一点,有点痛。答辩那天聊天,她跟我们说她最近听了一些广播,我们告诉她班上同学们的近况,和她分享我们在实习中的遭遇。”

  “两位同学还带去了不少同学的祝福,特别是以寝室、个人名义手写的明信片让冯建梅很高兴。”李章龙老师说,答辩当天在冯建梅床边,老师和同学都拿出手机,给建梅念同学们在人人网、微博、校园论坛上对她的祝福。“挺感人的,希望能带给她一些安慰。”

  病床上的答辩

  学生很兴奋,老师却很紧张

  “她躺在床上,瘦瘦小小的,我们都不忍心问问题。”

  6月9日,三位老师特地驱车250多公里从南京赶往东台冯建梅的家中,接受她的毕业论文答辩。这是一场特殊的答辩会:学生躺在农家堂屋的床上,三位老师稍显局促地坐在一旁的板凳和椅子上,听答辩学生陈述论文观点并提出疑问。

  “为什么选择了‘考试焦虑’这个课题?”坐在冯建梅旁边,听完学生的论文陈述之后,张小聪问了一个很常规的问题。“‘考试焦虑’是一种很普遍的现象,研究它有一定的现实意义……”躺在床上的冯建梅那一天精神状态很好,努力在答辩老师面前论述自己的论文观点。问起事关四年学业检验的论文答辩,冯建梅笑说,刚开始还有点紧张,不过越往后,心态就越平和,最终顺利通过了论文答辩。

  相比冯建梅平和的心态,三位答辩老师似乎却很“紧张”。“她躺在床上,瘦瘦小小的,我们都不忍心问问题,问到的也都是一些常规性问题。”张小聪说,虽然建梅的病况并不影响说话,但眼看着她虚弱的身体,还是希望她能安静地休息。“身子弱,自然会不乐意说话,可建梅那天见到我们,很兴奋,状态也不错。答辩还是很顺利的。”

  谈起建梅的论文答辩,另一位答辩老师李章龙说,“答辩大概进行了十多分钟,我们提了三四个问题,也是一般本科论文答辩的程序和要求。但在提问过程中,我们都很心疼建梅,尽量语气缓和一点,问题常规化一点。”

12

以上词条内容均来源网络,均系原作者观点及所有,仅供参考,不代表京东立场,感谢您对京东的支持,祝您购物愉快!

热门推荐文章
品类齐全,轻松购物 多仓直发,极速配送 正品行货,精致服务 天天低价,畅选无忧
购物指南
购物流程
会员介绍
生活旅行/团购
常见问题
大家电
联系客服
配送方式
上门自提
211限时达
配送服务查询
配送费收取标准
海外配送
支付方式
货到付款
在线支付
分期付款
邮局汇款
公司转账
售后服务
售后政策
价格保护
退款说明
返修/退换货
取消订单
特色服务
夺宝岛
DIY装机
延保服务
京东E卡
京东通信
京东J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