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居家生活 正文

一个瘾君子的自白

2018-07-10 15:52 来源:网络 作者:网络

jd

保罗·威廉姆斯(Paul Williams),演员、编剧、歌手、好莱坞著名音乐创作人,“美国作曲家、作家与出版商协会”(ASCAP)主席,原“音乐家援助计划”(MAP)基金董事会成员及顾问,曾获得过奥斯卡奖、格莱美奖和金球奖。他是“毒品与酒精依赖指导全国委员会”的成员之一,也是戒瘾康复运动中的一名重要的公众人物。

我叫保罗,是一个酒鬼,也是一个瘾君子。

在我成长的家庭里,酒是辛苦劳作了一整天后最好的奖赏。我的父亲身材魁梧,身高1.83米,他是一名建筑工人,所以工作地点很不稳定,经常在不同的城镇之间辗转奔波。到我8年级时,已经在9所学校就读过。相对当时的年龄来说,我的个头实在太矮了,所以,在医生的建议下,我被注射了男性荷尔蒙以促进生长发育。不幸的是,这些荷尔蒙在我的身上起了反作用,导致我的骨骼停止生长。更糟的是,它还将当时年仅10岁的我生拉硬拽地推进了青春期。尽管后来停止了注射这种荷尔蒙,但它已经对我的身体造成了损害。父亲长期饮酒过量,这个坏习惯最终要了他的命。他在一次酒驾事故中丧生,当时我年仅13岁。

我的高中生涯是在加州长滩的一所学校度过的,在那里,我就像一个怪物一样。身高只有1.37米左右,青春期提前到来的影响也消失了,我就是一个被困在儿童身体里的青少年。在我的生理时钟把我送入成人之前,我的心理年龄就已经是20多岁了。我需要的那种归属感、和周围世界的融入感、与人交往时的轻松感,只有在酒精带来的暂时的自信中才能找到。从十几岁时起我就开始饮酒,我也说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在什么时候跨越了小酌、滥饮和成瘾之间的界线。不过我可以告诉大家,在嗜酒的高峰期,我的每一天都是以喝酒开始的。

当一名演员是另一种能给我带来轻松与安慰的方式。对我而言,扮演别人或经历别人的人生,比经营自己的人生要容易得多。我曾在影片《苦恋》(The Loved One)和《追捕》(The Chase)中出演过一些小角色,并在《追捕》中唱了我的第一首原创歌曲。

为了抚慰自己充满困苦与哀伤的心灵,我开始写歌。然而,这种原本自娱自乐的行为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A&M 唱片公司和我签了约,我开始为一些当红的文艺界明星写歌,其中包括音乐界的一些传奇人物。从猫王埃尔维斯到辛纳特拉,从“爵士第一夫人”艾拉• 费兹杰拉到猪小姐,这些人都唱过我写的歌。我家的墙上逐渐挂满了奖章,架子上也放满了奖杯。我获得了6次奥斯卡提名,1977年因一曲《万年青》(Evergreen)赢得大奖,这首歌曲是我和芭芭拉• 史翠珊联手创作的,是电影《一个明星的诞生》(A Star is Born)的主题曲。我为三犬之夜合唱团、卡朋特乐队、海伦• 瑞迪、科米蛙写的歌都红极一时。其中,《彩虹列车》(The Rainbow Connection)还为我赢得了格莱美大奖。

jd

随着写歌带来的巨大成功,我开始走上前台录制自己的歌曲,并在成千上万人面前进行现场演出和开巡回演唱会,在电视上频频露面,还拍了更多的电影。在我的钢琴上,摆着一个奥斯卡小金人,在好莱坞的星光大道上,有一颗属于我的星星。但是,我还是觉得不够。在我的内心深处,依然存在着一个黑暗的地方,它让我觉得自己是一个被放逐的流浪者。

嗜酒是一种不断恶化的进行性疾病,很快,我对酒精的依赖就发展到了极其严重的地步,出门工作或演出已经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1986年,我离开了妻子和孩子,跟一个22岁的女学生跑了。在这段关系维持了一年半之后,她告诉我,我是一个酒鬼和瘾君子,因为她太爱我了,所以不忍心看着我死去。如果我执意一条道走到黑,她就会离开我。为了将她留在身边,我迅速行动起来,去了一家因实施厌恶疗法而名闻遐迩的治疗机构。但结果是他们的疗法在我身上没有发挥一点作用。

我继续嗜酒。她离我而去。我变本加厉地嗜酒和吸毒。一年后,我经历了一次彻底的精神崩溃,那些非法的药物和大量的酒精,是我所知唯一能够填补我内心空虚、抚慰我心中渴望的东西。我对它们的依赖程度太深了,已经到了永不餍足的地步。最初使用这些物质给我带来的那种兴奋已经荡然无存。

jd

在此之后的数周内我继续狂喝滥饮。然后,在昏昏沉沉中,我莫名其妙地给一位医生打了一个电话,请他帮忙找一个愿意接收我的地方,我需要康复治疗。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我正在一步步走向死亡的深渊。

就这样,我的康复之旅正式开始了。从1990年3月15日开始,我就保持清醒和节制,再也没有喝得醉醺醺的。当被嗜酒顽疾缠身而无法挣脱时,我即使做梦也想不到自己还能拥有像今天这样的生活。我享受着全新的自由和幸福。

能够走到今天,我所走的道路是最古老的,也是能给那些因染上酒瘾或毒瘾而苦苦寻求希望的人带来最大希望的道路。我被赐予了一种崭新的生活,赐予者对我唯一的要求,就是把这份恩典分享给正经受折磨的其他不幸者。这是我许下的一个庄严承诺,并发誓永不食言。因为唯有将所得的恩典分享出去,我们才能始终保有它。

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里,我的足迹几乎遍布了整个世界。我很高兴能向很多“同类”分享自己的经历,这些分享通常是在公共平台上进行的,因为公开露面会让我们的努力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我想传递的信息很简单:那些失去希望的人依然可以拥有希望。我将自己的真实经历毫无保留地和盘托出,就是想证明一点:没有任何一类人群是对成瘾这种具有毁灭性的疾病免疫的。尽管媒体总是花费无穷的笔墨和镜头,不厌其烦地描述和展示富人及名人们那些古怪的生活方式,但是,一个注射海洛因的摇滚明星与一个习惯喝李施德林(酒精含量为28%的漱口水)的印第安家庭妇女并没有什么不同。他们都试图用高度成瘾性物质帮助自己摆脱痛苦、恐惧或对生活的厌倦。在酒精和其他药物的影响下,我们控制冲动的能力减弱了,行为变得不被社会所接受。这是一种很糟糕的状态。很多任其发展的成瘾性行为最终都会导致当事人的婚姻破裂,但名人往往会成为这些人当中的那个倒霉蛋,被刻意挑出来并推上法庭,饱受千夫所指。

我对今天所拥有的生活怀着无比的激情,与我刚刚走出酒瘾和毒瘾时一样热烈。那些让我走出黑暗和走进光明的东西,并不是我曾经热烈鼓吹过的,我甚至从来都没想过它们有什么必要。但是,我终于从一场持续很久的噩梦中清醒过来了,而不是再一次从神志不清的昏迷中苏醒过来。等着我的,是一种全新的生活。我曾把“戒瘾”当作自己唯一的目标,而“清醒”的状态则给了我更多过去不敢奢望的东西。在借助医学手段戒除毒瘾和酒瘾后,我在清醒的状态下选择了让我“清醒”的恩典。在康复过程中,有很多激励我改变的“天使”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而《告别成瘾:改变人生的六大宣言》这本书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得以把这份美妙的疗愈体验分享给大家。

以上词条内容均来源网络,均系原作者观点及所有,仅供参考,不代表京东立场,感谢您对京东的支持,祝您购物愉快!

热门推荐文章
品类齐全,轻松购物 多仓直发,极速配送 正品行货,精致服务 天天低价,畅选无忧
购物指南
购物流程
会员介绍
生活旅行/团购
常见问题
大家电
联系客服
配送方式
上门自提
211限时达
配送服务查询
配送费收取标准
海外配送
支付方式
货到付款
在线支付
分期付款
邮局汇款
公司转账
售后服务
售后政策
价格保护
退款说明
返修/退换货
取消订单
特色服务
夺宝岛
DIY装机
延保服务
京东E卡
京东通信
京东JD+